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调查分析
百年砥砺前行 工价变迁印证改革路
日期:2021-12-08作者:

1921年,中国共产党在嘉兴南湖红船上诞生。百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发扬“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不断创造新辉煌,谱写经济发展新篇章。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经历了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变迁,形成市场决定价格体系的根本转变,对工业经济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作为革命红船起航地,嘉兴全面贯彻省委、省政府的总体部署,稳步推进工业发展,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不断深入,内生动力不断加强,工业经济发展焕发勃勃生机。嘉兴工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之路。

一、经济价格管理模式的百年历程

百年来,我国经济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完善,工业品价格管理也逐步由计划性走向市场化,价格对社会资源的配置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工业品价格监测体系的建立,助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

(一)民国时期的物价管理

民国时期,虽有物价管理机构的设置,但均有名无实。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国民政府滥发纸币,通货膨胀,物价“一日三涨”,百姓苦不堪言。虽然政府也曾采取一些平抑物价甚至强制限价等措施,但由于当时工农业生产衰败,物资匮乏,而官僚资本垄断国家财政经济,货币贬值,物价飞涨的恶果根本无法遏制。国民党发动内战后,财政经济濒临崩溃,法币如同废纸,物价波动愈演愈烈。

(二)计划经济时期的价格管理(1949-1978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经济尚未从战争中恢复,经济凋敝、生产萎缩、物价飞涨,单凭市场很难进行资源有效配置。稳定市场物价、安定人民生活,成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恢复生产、繁荣经济,政府加强了对国营经济的管控。1950-1951,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组织了少数生产资料在部门和区域之间统一调配。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在开展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建设。由于当时我国生产力水平较低、资源短缺特征明显、市场供求矛盾非常突出,出于稳定物价的需要,绝大部分价格管理权集中在中央政府,单一计划价格形式覆盖全部商品,定调价格都通过行政指令自上而下强制贯彻执行。1973年召开的全国物价工作座谈会,重申了“中央统一领导和地方各级分级管理”的物价管理体制,工业产品价格只能由中央统一规定、统筹安排。随着全国经济恢复工作的不断推进,实行计划调拨的物资种类逐步增多。

(三)改革初始阶段的价格管理(1979-1984)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调整不合理的价格体系,为此后较大规模放开价格创造了条件。嘉兴根据国家统一部署,结合本地实际,积极推进价格体系和价格管理体制改革。先后提高煤炭、生铁、钢材等重要工业生产资料价格,有效地缓解了价格结构不合理的矛盾;实行生产资料价格代理制,形成了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的雏形;放开部分小商品价格,生产经营这部分小商品的工商企业可以根据生产、流通与供求情况协商定价。

这一阶段的价格改革,冲破了物价长期“冻结”的禁区,促进了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结构的调整以及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到1984年,轻工业小商品价格已全部放开由市场调节,市场调节价格和分配的职能开始显现,国民经济得到较快发展。

(四)调放结合,全面推进工业品价格改革(1985-1991)

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明确要求在调整价格的同时,必须改革过分集中的价格管理体制,逐步缩小国家统一定价的范围,适当扩大有一定幅度的浮动价格和自由价格的范围。这一时期,按照有计划商品经济的要求和“放调结合、以放为主”的办法进行工业品价格改革。如,进一步扩大企业自主定价商品的范围,放开部分工业消费品价格;全面推行生产资料计划内外价格并存的“双轨制”,取消计划外工业生产资料价格浮动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定价,继续较大幅度提高煤、生铁、钢材、铝锭等计划内生产资料价格;逐步推进公用和公益性价格改革。经过这一阶段的改革,价格管理体制逐渐形成了国家定价、国家指导价、市场调节价并存的格局,对发展工农业生产、活跃市场起到了积极作用。

(五)建立主要由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1992-2001年)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后,改革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适应市场经济模式的新价格体系逐步形成。党的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价格改革彻底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价格体制,进入了新的时期。这一时期,工业品价格改革以市场为导向,大面积放开价格,逐步转换价格形成机制。如,推进工业消费品价格改革、放开部分工业消费品价格,较大幅度减少国家定价品种、扩大市场调节比重;逐步放开药品价格,加强药品价格管理;放开大部分煤炭、部分成品油和钢铁产品的价格,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确定了我国市场价格体制的基本框架,建立了新的价格管理体系。在粮食价格、垄断行业价格、资源性产品价格和市场价格秩序上均形成了更加有效的调控体制和机制,有力地保障了价格水平的稳定。

(六)深化价格改革阶段(2002-2012年)

2002-2012年,价格改革不断深化,市场价格体制不断完善。这一阶段的指导思想是全面的基础性改革,以价格改革带动政府职能的转变。竞争性产品的价格完全由市场形成,仅对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基本生活关系重大、资源稀缺、自然垄断经营等极少数商品的价格进行制定和调整,价格管理侧重在总量调节基础上有针对性进行结构调节。这一阶段的价格改革,不是针对某种商品的价格进行调整,而是政府作为价格制定和监管主体如何实现智能的根本转变。这一阶段是培育成熟的市场主体的过程,也是不同市场主体在价格形成中合理博弈的过程。

(七)调整结构,价格改革向纵深发展(2013年至今)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着力完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价格形成机制,坚决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灵活发挥价格杠杆作用,将价格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初步建立了以“准许成本+合理收益为核心的科学定价制度。农产品、资源能源、医药、交通运输等领域的改革持续深化,价格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

  国家统计局嘉兴调查队 地址:嘉兴市中南大厦19楼 邮编:314001 电话:0573-82521477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43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