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焦点: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调查分析>>分析
调研发现台州适龄家庭生育三胎意愿低
日期:2021-06-24作者:

  近日,台州调查队在全市随机抽取349户适龄家庭开展“三孩”生育意愿调研。调研结果显示,台州人三孩生育意愿低,教育、养育成本和时间精力是影响生育意愿的三大主要因素,民众期待出台更多的配套支持政策。

  一、三孩生育意愿普遍低 

  (一)两成受访者支持三孩政策。当问及“对国家出台实施三孩政策的看法”时,有23%的受访表示支持,16.9%的受访者表示反对,56.1%的受访者表示无所谓,还有4%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该政策。当前人们普遍认为,社会竞争日趋激烈,必须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想尽办法加大各种投入,以期让孩子未来能够从竞争中获得优势。如果多生一个孩子,各种成本难免会成倍增长,如此反倒成了“多子多负”,“少养精养”成为许多中国父母的首选,很多人二孩都不愿意生,更何况三孩。 

  (二)近九成的二胎家庭不愿意要三孩。当被问及“心目中理想的孩子个数”时,有36%的受访者认为1个比较理想,54.1%的受访者认为2个是最理想,仅有3.8%的人认为3个比较理想,还有6.1%的不想要孩子。在115位已有二胎的受访者中,有88.7%的人不愿意要三孩,只有3.5%的受访者表示愿意要三孩,有7.8%的受访者表示没想好。 

  (三)高收入家庭和偏远农村家庭三孩意愿高于普通家庭。调研发现愿意生三孩的家庭分布在橄榄型的两端,要么家庭收入很高,要么为收入较低的外来务工人员。42岁的江西外来务工人员姜某,家庭年收入十五万元左右,已经有两女儿,一个是小学六年级,一个五年级,怀孕准备三孩,其妻子在家带孩子,靠丈夫一个人收入养活全家。两个女儿一个上民工子弟学校,一个上私立小学,一年费用五万左右,家里还父母一年医药费一万元左右,虽然知道三孩出生后经济负担会很重,但是一直想要儿子的念头没有断过,所以就坚持要三孩。又如40岁的外来务工人员李某,李某在黄岩城郊一家工厂上班,工资每月5000元左右,已经有10岁、8岁、5岁三个女孩,妻子在家带孩子为主,一个月工资交了房租后勉强维持温饱,但其妻子已经怀孕,准备生第四胎,期望是个儿子。另外,收入特别高的富裕家庭也愿意生三孩甚至四胎,如40岁的高某,拥有多家企业,刚刚在美国生了第四胎,目前家里请了五个保姆,四个孩子一对一管理,还有一个保姆做饭搞卫生。 

  二、三大压力降低人们生育意愿 

  (一)教育焦虑是首当其冲的因素。调研发现,有42.2%的受访者认为子女教育问题是生育三孩的重要影响因素。从近期的相关热点看,教育问题无疑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教育成为最受关注的话题,大背景是弥漫在家长中间的“教育焦虑”愈演愈烈。学区房近年接连上涨,校外培训如火如荼。调研发现,适龄一胎家庭中,72.6%的家长反映目前抚养孩子最主要的经济负担是教育培训费用;适龄二胎家庭中,80.5%的家长反映目前抚养孩子最主要的经济负担是教育培训费用。受教育程度越高、养育子女经验越丰富的父母更注重子女培养质量,更注重孩子成长的身心健康、人格健全,希望培育优秀的孩子。多孩家庭面对子女教育,意味着更多经济开销、占用更多父母时间、承担更大教育竞争压力。调研发现,34岁的小叶经营着一家小型模具厂,家庭年收入50万左右。他家有两个男孩,报了五年的英语教程共十多万,折算下来每年两个孩子英语培训费用在2.4万元左右,二胎早教、绘本、画画加起来2.5万元一年,一胎篮球、美术、魔方、书法等1.5万元,两个孩子一兴趣班年费用加起来大概要六万左右,再加上大孩子的是私立学校,学费一年3.3万,两个孩子年教育费用加起来要十来万。小叶夫妻双方的父母家庭条件都还可以,基本上不需要他们负担,他们养两个孩子再加养房养车子,一年的收入所剩无几,根本没有心力养第三个孩子。 

  (二)生活成本高是第二大主因。随着社会的发展,养育孩子的成本不断增加,从新生儿护理托管、孩子衣食住行、各阶段教育、未来工作婚姻等多个方面,生活养育支出占家庭经济总收入的比例居高不下。调研中,有42.2%的受访者表示子女生活养育成本是影响生育三孩愿意的重要因素。分类看,一胎家庭认为请人照料子女生活费用、吃穿生活费用和医疗保健费用等生活成本成为家庭主要的经济负担的比例为27.4%;二胎家庭认为请人照料子女生活费用、吃穿生活费用和医疗保健费用等生活成本为家庭主要的经济负担的比例为19.5%。 

  (三)时间和精力溃乏也是当前社会的普遍现象。带孩子时间精力成本是制约生育三孩意愿的重要因素,仅次于教育问题和经济压力。调研发现,有33.9%的受访者表示双职工家庭照料没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公司职员等生育二孩和三孩的意愿明显低于农民、个体户、自由职业者等人群,主要原因就是上述职业性质人群需要耗费较多时间在工作上,时间相对不自由。不少受访者表示由于夫妻工作忙碌,而目前托幼机构数量少,质量参差不齐,只能让父母或花钱雇保姆接送和带孩子。35岁的小方,夫妻双方和父母都是公务员,年收入一百万以上,家里有三四套房子,育有二个女孩子。家里双方父母一起带孩子,还请了一个居家保姆,她不愿意生三孩的理由是太累了,家里大人虽然能帮忙轮流看护孩子,但是有质量的陪伴还是要自己参加,在单位上完一天班后回家还要和两个娃斗智斗勇,自己精力明显跟不上。 

  三、民众期待降低生养孩子的成本 

  众所周知,一个孩子,从受孕到出生到养育成人,家庭付出的代价非常巨大。当前生育、养育、教育孩子的成本基本是由家庭自己承担的,民众期待降低生养孩子的成本以提高生活质量。 

  (一)加大政策激励力度。调研显示,有43.6%的受访者希望加大政策宣传和激励力度,提升生育意愿,比如发放一次性生育补助和专项补助,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建议适当延长妇女产假时间,增加男性的陪护产假。 

  (二)降低学前育儿成本。调研发现,64.5%的受访者期盼降低育儿成本。撇开孩子出生前的一切家庭投入,孩子出生后至上学前,有三个阶段需要特别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一是出生后至母亲产假结束前,即0~半岁阶段;二是母亲产假结束后至孩子上幼儿园前,即半岁~3岁阶段;三是正式上幼儿园至上小学前, 即4~6岁阶段。其中最为艰难的是半岁~3岁这一阶段。父母需要专业可靠、安全健康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供给,而这样的照护服务供给目前尚处于初级起步、零星散落甚至区域性空白的不成体系状态。迫切需要政府统筹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要鼓励开发培育专业规范、形式多样、放心可靠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市场体系,为有子女养育责任的家庭提供科学养育指导,满足子女照护需求,逐步实现高质量的“幼有所育”。 

  (三)降低教育成本。教育竞争压力逐年加大,看似无解,人们普遍感到无奈。80.5%的受访者认为国家鼓励生育政策的重点是要减轻教育负担,降低教育成本。特别是在义务教育阶段,加大对基础教育软硬件投入,增加公立中小学数量,更大范围推进优质教育资源均衡供给,减轻入学难度和入学费用,希望给予二孩、三孩适当的教育津贴,减免家庭子女在各教育阶段的教育费用,减轻多孩家庭的教育支出压力。 

  (四)消除职场性别歧视。调研显示,54.4%的受访者认为国家鼓励生育政策的重点是要完善女性权益保障。生育子女难免会对女性的身体、精神、生活、工作等带来一定影响,近年来,显性的职场性别歧视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但“隐性职场性别歧视”依然不同程度存在。实施“三孩”政策,意味着女职工在其职业生涯中可能要经历三次生育,极有可能强化本就存在的职场性别歧视。更多地维护女性权益、消除职场性别歧视,理应成为“配套支持措施”的重要部分。在制定工作方案和具体执行过程中,需要多注入女性视角和思维方式,并从国家层面加快推进生育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的合并实施进程,进一步增强保障功能、提升保障水平。 

  (五)稳定房价、物价。现在制约育龄夫妇生育孩子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房价,部分受访者建议政府要增加土地供给平抑房价,并对三孩家庭给予一定购房补贴。调研发现,有18.3%的受访者期待能稳定房价、物价。房子对于普天之下的老百姓而言,都是最为关心的头等大事,然而当前的高房价,严重挤压了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各级政府要切实稳定房价,让民众有更好收入预期。 

  国家统计局台州调查队 地址:台州市行政中心2号楼5楼
网站标识码:bm36000046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687号
浙ICP备17023767号-3 网站主办单位: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
邮编:318000 联系电话:0576-88512218